【周二作家专栏】赵国卿 生活呀哪有那么多完美

更新时间:2019-07-19 09:01:42 来源: 本站 点击数:168

  喜欢坐地铁,一则因为快捷,二来缘于囊中羞涩。在沈阳这个闪亮着新一线城市光芒的希望之城,你开着私家车或召手打车四处游走,对于工薪族来说,那是一种武装到牙齿的奢侈,除非你来日无多,用头撞钟,活一天是一天。

  坐地铁,本以为是生活中的日常,进站、出站,用盛京通卡一划,二块、三块的,能逛荡好远,就像那麻辣烫,好吃不贵又亲民,余香留齿。但这样的日子不长久,一位“市民”站了出来,说沈阳地铁的票价低,得涨啊,引来一片哄声。本以为是笑谈,但很快,沈阳地铁真涨价了,还好,涨幅不大,市民接受了,因为他们坚信经过了听证的调价一定不是。只是,他们在乘坐地铁时常调侃:那位“市民”是谁?咱咋没见过?有人更会逗:他淹没在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。

  沈阳市民亲近地铁,大多离不开“盛京通”,那是一张卡片,上面印着古老的宫殿,历史感十足。我手中也有一张盛京通,在地铁售票窗口买的,20元押金,存点钱就可以畅通无阻。但很快,烦恼来了,保存不善,卡折了,脱了磁,地铁的关卡成了一堵坚实的墙。

  解铃还需系铃人,去找地铁售票窗口,工作人员说没办法,你得找沈阳盛京通有限公司。为啥?卡不是在你这里买的吗?工作人员指了指窗外贴的一张纸,你离哪儿近就去哪办理吧。凑近一看,那些网点都离地铁站不近乎,得,坐公交去吧。

  还好,马路边就有公交,126路,吭哧吭哧,坐了五六站,打听了两位大姨,一身臭汗到了盛京通网点。工作人员说,你的卡废了,咱得收回,想要新卡,再交20元。你这旧卡里还剩点钱,不过要取出来,你得一周后再来,我现在给你打个欠条。余额干吗现在就不能取?我那20元的押金咋就打了水漂?窗口的姑娘蛮漂亮,莞尔一笑,大叔,这是规定,咱一周后见。

  烦恼总是接踵而至,而这又都与地铁贴着骨头连着筋。由于用惯了微信付款,兜里常不揣现金,在盛京通饥渴时,就遇到了难题:沈阳地铁窗口不能用微信扫码售票,必须实打实掏现金。这可咋办?只能拿着手机去求人:麻烦你加个微信,我给你打钱,你付我现金。不过,这得靠运气,生头生脑的,谁会随随便便加你微信呢?末了,还是没搞明白,诺大的北京城都可用微信购地铁票,咱沈阳差哪儿呢?

  叨咕了半天,肚子饿了,总得添补添补。吃点啥呢?只能是大冷面或老四季鸡架,那是沈阳最火的店面,整天人都乌乌秧秧。常有人打着酒嗝,啃着鸡架说,咱就得意这一口,一副傲气的样子。我心想:你挣那一脚踢不倒的钱,也就配吃这一口。

  真去啃了鸡架,对面坐了两位吃面的食客,一位是出租车司机,一位是秃顶爷们。出租车司机说,再打车就快涨价了,都听完证了。秃顶斜了他一眼,涨不涨价跟咱没关系,因为咱钱紧,平时就不打车,说完,他喝了一大口汤,走了。出租车司机自言自语:涨价,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?我对他说,就看命吧,反正刀不架脖子上我不打车。你穿得挺立整啊,也不打车?当然,罗锅上山钱紧,咱坐地铁去喽……

  地铁呀,还是方便,虽然有些小烦恼,但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完美呢?只是,希望那位“市民”可别再露头了,坑爹的事儿少干点吧。

  赵国卿:供职于沈阳日报,生于1965年深冬,爷爷盼其长大出人头地,将爸爸赐的“清”字改为卿,但年届五十也未谋个一官半职,在记者行业爬格子一干20余年,皱纹爬满脸,平添了老成。因年少清苦,阅历满满,点墨成章,成为最大的慰藉。